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瓶邪]長安

 ※遲來的聖誕賀

 ※寫到最後和動筆時的設想偏離好久

 ※私設注目

 ※本打算寫出杭州老大爺嘮嗑的那種方言的感覺,可惜功力不到家,寫出了一口京片子[白活那麼多年⋯

 ※寫的是很多年後,萬一打臉⋯

 ※最後結局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HE或BE全靠諸位理解

 ※手機客戶端貌似在換行方面有些鬼畜

 ※感謝觀看,食用愉快w


<<<
都说,江南的冬天是温和的,它来去悄然,却又在不经意间给你窒息般的冷意。

呼啸而来的寒风单枪匹马地闯入杭城,扶持着大衣直接登上正宫之位,将得宠不过几日的秋装挤入衣柜的角落。

都说,在江南是藏不住雪的,这些细小的六方晶体还没来得及落地就已融化成水滴。

一夜之间,杭州就变了个样子,整个天地完全被白色笼罩。纷纷扬扬的大雪依旧下个不停,就好像积蓄了无数个冬天的压抑终于找到了发泄点。


一切不可思议的事全都在杭州应验,在这个冬季。


<<<
对于吴大爷来说,这个冬天最不可思议的莫过于对门的刘老头今天破天荒没来敲门。

刘老头这人爱下棋,可偏偏棋艺臭的很,基本没在吴大爷手里讨到过好处。每回输棋,他都放狠话要同吴大爷老死不相往来。

结果呢?睡一觉什么都忘干净了,第二天他还不是照样颠儿颠儿地蹭到对门喝酒下棋。吴大爷也就由着他耍小孩脾气,时不时让他几局高兴高兴。

所以说,习惯了这种日常的吴大爷今天有点不适应啊。

直到他拎着壶米酒找上门去才知道,这天寒地冻的,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这不,刘老头早上出门买菜的时候就在自家楼下摔跤跌折了腿。

于是,今日两个老人的胡诌,啊不,闲聊话题便顺理成章的成了:这倒霉催的天气。

「嘿,我说老刘,你上辈子到底积了多少阴德才换来今天这么个惊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去去去,胡扯什么呢你?没看见外边雪有多大么?年纪大了腿脚不好你懂不懂,像我这种上了岁数的老头子需要的就是社会的关爱知道不?」

「行啊,赶紧干了这杯来自社会的关爱吧,够温暖吗?烫死不管啊。」

「皮糙肉厚的怕什么烫啊是不是?不过啊,今年这雪可真够大的,算得上是好几十年难遇了吧?」

「可不是么,我记得啊,上回见着这么大的雪是……什么时候来着?」

「08年吧,好像。」

「是么……」 


可是,在吴大爷模糊至极点的记忆里,他见过比这更盛大的雪景。
 

<<<
吴老先生单字一个邪,守着一爿古董店过日子。他没结过婚,倒是领养了个儿子,几年前就出国定居了。本来还想把老人家也接去享福的,没想到老头子倔得很,说什么也不肯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杭州,只得作罢。

听人说吴邪年轻的时候经常天南地北的到处跑,跟着探险队去过不少稀奇的地方。哦对了,忘了说就是在那时候吴邪出了场事故,当时整个队伍都遇难了,得亏他命大活了下来,不过却丢了记忆。

所以,对于时常在眼前浮现的陌生场景,吴邪并不奇怪。相反,他对于曾经的自己相当好奇。

在康复期那会儿,他就整日躺在病床上拼凑零碎的记忆,试图发现些什么——没办法,年轻人闲不住,只能在无聊的漫长光阴中寻些打发时间的事。

别说,还真让他理出个头绪来。

他发现,「吴邪」十有八九是个盗墓的,这就解释了他脑海中大量关于各种墓室的画面的由来。

俗话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打开了脑洞的吴小同志一口气把自己的过去连蒙带猜摸了个遍。

什么?你问接下来?接下来当然是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吴邪秉着坦白从宽的原则将自己的推测一股脑儿倒给了医生。

吴邪至今仍记得在自己终于卸下思想包袱之后那名医生看他的眼神,就好像他是个初来地球的外星人一样。


<<<
随之而来的是无止境的心理咨询和全方位身体检查——所有人都认为他在说胡话。

医生说他这种情况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表现,即目睹了队友的死亡之后不愿意面对现实,于是自我臆想出一些虚假的记忆来弥补世界观的缺失。

「这小子受伤之后大脑颞叶开始活跃起来,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心理承受能力怎么这么差。」

那名瘦高个的医生成天戴着墨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的话却异常令吴邪信服。也是,谁希望自己的过去不光彩呢?再说医生也没有骗他的必要,不是么?

他古板严苛的教授父亲用嫌弃中透着几分自豪的语气声明,自家儿子虽然是个二世祖,但却从没惹过麻烦。

甚至,长辈中最疼吴邪的吴三省为了让他认清现实,特意带着这个大病初愈的小侄子走遍他说的那些地方。

什么南海沉船,秦岭神树,就连长白山上不让通行的边界那块儿他们都想法子去了。


什么都没有。


一切都像是个笑话,本以为找回的记忆结果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可想而知,对吴邪来说这是多大的打击。

都说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才看得开嘛,这不,吴邪出院之后呀就安安耽耽地接手了家里的古董铺子,隔段时间去心理医生那报个到。这一过,就是数十年。


平淡的日子挺不错的,是吧?


<<<
告别刘老头,吴邪照例去铺子里查看下生意,自他上了年纪之后就雇了个伙计在那照看着,按老先生的原话来说就是,「该赚的钱我都赚够了,人老了正是享福的时候嘛。」

慢慢悠悠的沿着延安路晃荡过去,吴邪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是平安夜。虽然老头子不兴这些年轻人的玩意,但他还是善解人意地打电话让伙计关了铺子回家。

他自己呢,则在西湖边寻了张长椅坐下,顺带感叹一下世事变迁。

「想当年龙翔还是个小破商场呢,现在弄的这么好了啊。」

哎呀小哥,小商品市场没什么好看的,走,我带你去前面的书店。

「哟呵,这家新丰小吃还没关门啊。」

我和你说啊,杭州最好吃的小笼可不会光明正大地放在面前给你看,有些弄堂里不起眼的小店可能就是传承了数辈的真正美味。

「啧啧,这么多人都挤着去看断桥啊,桥都要看不见了。」

可惜了,现在没下雪,不然这断桥残雪得有好多人抢着去看呢。

……


<<<
你回去吧吴邪,这浑水不是你该趟的。

我的人生不需要你们来干预,为我好?呵,为我好就该把一切都告诉我让我自己判断。

我进去替你守十年,十年之后,你带着这方鬼玺来这里换我。

张起灵你出来啊,不是说十年吗?十年到了你人呢?骗子!

吴先生,你以为的全都是自己瞎编出来的懂吗?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可是齐医生,这种感觉太真实了,跟亲身经历没什么区别。

因为这是你的大脑根据身边的人事自动杜撰出来的,这叫虚假记忆。你印象中的那些人都是之前见过的,大脑根据你的潜意识将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编排进虚假的记忆中,从而造成你的错觉。


<<<
同样的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的,你看,现在我几乎真的以为我们的过去只是一段虚假记忆了。

Pseudo memory,大脑记忆信息之间的自动组合导致的不真实的记忆。优秀的心理医生能够成功催眠病人并植入这种记忆。

张起灵,你联合了所有人护我一世长安,可是没了你,又哪来的长安?


今年杭城的雪异常的大,透过飘洒的雪花,吴邪仿佛看见,那年夏天的长白山。

他看见自己追上了那永远冷心冷情的人,不管不顾地将他带回杭州。

他看见两个人一同漫步在杭州的大街小巷,没有什么能影响他们。

他看见,他从那个越走越近的人眼里,看到了曾许诺过的,一世长安。

评论 ( 2 )
热度 ( 3 )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