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瓶邪]浮島

看完星際穿越之後的腦洞,到現在才搬上來也真是⋯
死循环
同樣打算寫成長篇w



从他有意识起,他的世界始终只有一扇门。古朴的,用青铜铸成的巨门。

青铜门不知被锈蚀了多久,上面雕花的图样竟然散发着微光,照亮他和他周围的一小块空地,剩下的则是无尽的黑暗。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切都被包裹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中,连时间也不例外。

他感觉自己待的时间够久了,久到他闭上眼就能描摹出青铜门的细小纹路。他开始觉得就这样过下去也未尝不可,细数尘埃在漫长光年中运行的轨迹算是日复一日乏味生活里的最好调剂了吧。

而黑暗的那头又有什么不断呼唤着他,于是他向那未知走去。他前进一寸,黑暗便退却一分,直到光亮足以令他看清眼前的景象。那是——无数流动的时间交织成的陌生场景,所有场景的主角都是他,还有一位看不清面容的青年。

他看见自己同青年在青铜门外分别,任凭漫天的风雪掩埋思念;他看见阴森的石窟中自己说了些什么,青年便蓦地落下泪来;他看见飞扬的沙尘里青年甩开自己的手不管不顾冲进一片荒废的建筑;他看见…

画面迟缓地变幻着,青年的面容逐渐清晰。当他看清人的模样时,变幻的画面瞬间鲜活起来——以倒流的方式飞速闪现,耳畔萦绕的呼唤也开始回荡在整个空间中。

「职业失踪人员名不虚传。」

「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

「张起灵!」

……

那些声响越来越大,大到耳膜因超出负荷而开始抗议的时候,画面定格在了一家古董店门前。接着,一切都消失了,整个空间又重归死寂。

他突然就明白了长久以来的那份心悸缘何而来。而他将继续独自一人消磨漫长的岁月,唯一不同的,是多了记忆陪伴,却也更为寂寞。

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了一点微弱的光斑,以及一条流动着记忆的时间小径,他知道自己该沿着那条路一直走下去,他也知道在路的尽头自己终将失去得来不易的记忆,重新踏入循环的起点。

「我一次次步入循环的死局,只为能有一次记得关于你的一切,吴邪。」

评论
热度 ( 1 )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