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雙瞎]冷杉

設定有參考銀狐之殤大大的「DOUBLE」

 

總的來說是一隻瞎瞎和另一隻瞎瞎的故事

 

心疼瞎瞎

 

關鍵字#五年文手,三年模擬##2.8##鏡像#

 

<<<

 

從什麼時候起,他開始看見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這個念頭打一成型就被黑瞎子丟到了腦後,得了吧,幹這行有幾個是正常的。比起一無所知的盲目行動,現在這個鬼怪橫行的世界令他安心得多,要相信,死人永遠都比活人靠譜。

 

他習慣了走在前方衝鋒陷陣,一個人承受生或死的單選題,當然,是收費的。甚至,他曾帶著惡意設想哪天自己判斷錯了方向,哦,僅止于設想,人生雖然漫長且枯燥,他還沒到活膩的那天。

 

他習慣了扮演人們眼中的那個笑面神,永遠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除了赫赫威名以及死不正經的皮囊之外,黑瞎子身上還有些什麼?沒有人關心,有這閒工夫,倒不如關心一下他的本事值不值他們出的價,能不能倒騰些好貨上來大賺一筆。所有人都認為他沒心沒肺到荒唐。

 

他習慣了孑然一身。

 

可他習慣不了那個人,那個同他幾乎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如果不算上那雙詭異的眼睛——就這麼突兀出現在了他的生活中。嚴格說來並不能稱之為人,就如同之前那些千奇百怪的東西一樣,只有黑瞎子能看見他。

  

 

第一次見到那傢伙是在某個陰沉沉的午後。無風,也沒有燦爛日光的天氣說不上太好,但也不壞,至少對剛擺脫了不見天日的地底的人來說,除了幽暗潮濕的墓室,隨便哪裡都是天堂。

 

不知道是沒洗乾淨還是原本就是米黃色的床單皺巴巴的平鋪開來,仔細看還能隱約看見不少飛濺的污漬。幾件衣服隨意地散落在不算乾淨的床上,黑色的登山包被擱置在牆角,浴室裡傳來嘩嘩水聲。

 

胡亂摸索著毛巾擦去臉上的水漬,黑瞎子一睜眼就看到了那個笑得一臉曖昧的男人。

 

他就這麼坐在抽水馬桶蓋上著迷的看著自己,洗白白的還沒來得及擦乾的肉體。在太過震驚的狀況下黑瞎子被迫同他坦誠相見。那是他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流露出除了笑以外的表情。

 

哦糟透了,就像做夢夢到自己魂魄出竅,下一秒你發現自己重新掌握了軀體的主動權而你卻分不清自己到底在哪裡。你所看到的可能是真實,也可能是虛構的幻影。

 

值得慶倖的是幻影先生並沒有什麼威脅性的舉動,不同尋常的只有他的眼睛,有些瘮人的反白瞳孔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沒有什麼能阻擋的了他。黑瞎子親眼看著他堂而皇之地穿牆而過,隨後在外間發出神經質的笑聲。幻影先生饒有性味欣賞完他穿衣服的全過程,而後一路跟著他走下層層樓梯,經過前臺時還回身沖那小哥做了個鬼臉。

 

當一輛塞滿了乘客的公共汽車在他們面前停下時,黑瞎子明顯感覺到有人在背後狠狠一拍,等回過神來車門已經在他面前合上。車窗外那個男人誇張地撣撣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然後跟著公車跑起來,一臉輕鬆自在。

 

他能夠觸碰到自己,只有自己。

  

 

多了那個人的生活仿佛沒有什麼不同,多數時間幻影先生只是安靜的呆在一邊。黑瞎子暗自猜想那人估計有些偷窺癖,每次洗澡換衣服上廁所的時候他都能準確地冒出來。看他那副津津有味的樣子,簡直恨不得手裡多桶爆米花。

 

趕上那人心情不錯的時候還能給他搭把手,捏個肩捶個腿什麼的,聊勝於無嘛,他有些自嘲的想著。

 

這種怪異的生活一直持續了很多年。然而多年之後黑瞎子發現自己依舊看不懂他。

 

特別是,遇到啞巴張之後。

 

對於啞巴張,黑瞎子本是抱著惺惺相惜的態度的。他們本就是如此出眾的存在,被人放在一起比較也就顯得更加耀眼。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相似的兩個人,幻影先生和他雖像,但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不和諧感。

 

可是,誰能想到這份惺惺相惜在漫長歲月中的相處下變了味。那時候黑瞎子並不知道那份衝動與愛情無關,只不過友情太過親近產生的錯覺。他就這麼一頭熱的栽在了張起靈身上,栽得頭破血流。

 

他原本以為他們是一樣的,冷心冷情,漠視生死。然而張起靈一次次選擇了保護吳邪。呵,那個人擋殺人佛擋弑佛的啞巴張,將所有溫柔留給了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子。

 

張家的人都是不會痛的。

 

他還記得自己這麼同那個人抱怨,不,不能說是抱怨。他只是一個人在浴室裡歇斯底里,難得那人體貼的留出空間讓他獨處。等他平靜之後他甚至不確定對方聽見了那聲低喃。

 

直到他尾隨著吳邪上山,眼睜睜的看著那扇罪惡之門在眼前闔上的時候,他才恍然原來啞巴張在他心裡遠沒有那麼重要,瞧,他可以親眼看著他去死,不是麼?

 

帶著些許釋然他回到了暫住的小旅館,燈暗著,只有浴室昏黃的橙光伴著花灑的沙沙水聲。這可不常見,要知道那個人不喜歡觸碰其他東西。除了他以外的東西,黑瞎子愉快的推開了門。

 

意料之外鋪天蓋地熾熱的親吻,他只僵硬了片刻就回過神來。一動不動的承受著只屬於自己的溫柔。不回應,也不退卻。還不賴,他心想,只不過需要適應一段時間罷了。

 

反正他們時間還很多。  

  

 

親愛的,你就是我。

 

评论 ( 1 )
热度 ( 14 )
  1. 无色阳光西木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