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白墨]夹竹桃

算是【冬青】的后续吧

 

啊啊啊不知不觉拖欠了这么多天的份,超级愧疚啊sad

 

关键字#五年文手,三年模拟##2.13##重感冒#

 

<<< 

 

如果说白萧患上感冒是迫不得已的无奈,那么得了重感冒的程墨守纯属活该。

 

谁让他晚上跑到客厅里看恐怖片呢,看到一半居然直接睡在地板上了还不知道关窗盖被子,这么折腾下来要是没病才怪。

 

「啧啧啧,前几天谁说自己身体倍儿棒不怕被我传染来着?」白萧坐在阿守床边长吁短叹,脸上写满了幸灾乐祸,「现在我可是活蹦乱跳了,哎,风水轮流转啊。」

 

「不带这样的!之前我可没嘲笑你啊,做牛做马伺候了你好几天你现在就这么对我?嘤嘤嘤嘤小白欺负人!」

 

本着「看在前几天老墨任劳任怨的份上,我也就勉为其难的照顾他一下好了」的人道主义精神,小白少女就这么大步流星的踏入苦海,再没上过岸。

 

他娘的谁说阿守又呆又软的最好糊弄了?有本事站出来别走,我让阿守咬死你!

 

白萧怎么也不会想到,平日里求着她做点心不管是什么都吃的一本满足的程墨守生起病来居然任性又傲娇。虽然鼻子塞住之后声音变得软糯糯的更加萌了,但是加上他挑剔的眼神还有撒娇耍无赖的孩子气行为,整一个就是混蛋小恶魔啊!

 

「小白!我想次披萨~」

 

「小白!今天的皮蛋瘦肉粥味道好淡啊,你到底有没有放盐嘛,不要欺负我味觉丧失吃不出来啊。」

 

「冰袋不冷了,小白小白你快来帮我换一个!啊呜,整个人都要融化了呢救命……」

 

「呸呸呸!药水好苦啊,我可不可以不要喝……」

 

和那些熊孩子有什么区别嘛。白萧忿忿地搅拌着手中的面粉,不禁有些恶意的想把曲奇里的蔓越莓换成干辣椒,好在良心发现在最后关头忍住了尝试的欲望。

 

但是——都说了是恶魔了怎么会轻易放过你呢小白——程大少爷品尝完蔓越莓曲奇后声称太甜太腻,要求再来一杯猕猴桃汁润润嗓子。妈蛋!白萧突然有些后悔没在饼干里放辣椒,现在重做还来得及嘛?直接辣死这个混蛋算了。还有老墨怎么知道家里有猕猴桃的sad,早知道昨天和白芷花见在图书馆吃完再回来了。

 

「唉——」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叹气了。白萧觉得自己真真是业界良心,一边按照阿守的要求做这做那,一边顾虑哪些东西该忌口,还琢磨着老是吃一样的东西不太好,换着花样给对方熬粥,每天营养均衡简直小天使。

 

最终,白·老妈子·萧还是认命的去厨房榨汁儿了,谁让天大地大病人最大呢。不能和烧坏脑袋的笨蛋一般见识,嗯,她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老墨好了之后再怎么哭着求她都不会给他做吃的了。

  

 

程墨守感冒了,重感冒,头晕鼻塞嗓子疼外加发烧流鼻涕的那种。但他觉得二十二年来的人生从未如此圆满过,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有小白照顾他。

 

白萧是他的女神,阿守一直这么暗搓搓的认为。

 

在他最绝望无助【并没有。的时候,是白萧(她麻麻)将他捡回了家,虽然性子冷淡了些,不过小白炸毛的样子超可爱呀有木有?最重要的是,白萧从小摸索出来的手艺简直人间美味,妥妥的秒杀一切大厨!不只是西点,就算是一碗简单的面也是一本满足的好味道。

 

从吃到白萧做的第一顿饭开始,程墨守从此沦为女神的脑残粉。

 

身为一个厨房大杀器,阿守虽然没什么自觉,但从白萧平时的反应来看,也知道自己做的东西味道实在说不上好。所以当他做出的菠菜粥得到小白的肯定的时候,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浮在天上荡来荡去了呀~超开心~

 

少年,你确定不是小白感冒之后味觉失灵加上感动才造成的错觉嘛?别高兴的太早哟。

 

总之,白萧发烧那段时间,程墨守的厨艺技能简直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照顾女神是件非常幸福的事。平日里要强如白萧根本不可能接受其他人的帮忙,在阿守来她家以前,生病也坚持上课、一个人照顾自己对她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小事。母亲工作太忙,白萧分担不了她肩上的重担,照顾好自己是对她最大的支持。

 

然而程墨守就这么突兀地闯进她的生活,温柔的不知不觉开始侵占她的小世界。虽然大喇喇的连自己都不太会照顾,不过关键时刻还是挺靠谱的。

 

其实老墨的真实目的是讨好你然后get更多美味我会说?

 

咳咳,扯远了。

 

发现自己不(you)幸成为感冒大军中的一员之后,天然的阿守十分机智的逆向思考了一下,觉得既然自己也发烧了小白也一定很高兴照顾自己。

 

他喜欢看着白萧忙进忙出的身影,口嫌体正的小白总是嘴上抱怨着他脑洞清奇,成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叫嚷着要吃,还威胁说下次再也不下厨房了。嘿嘿,可是回回小白都会心软,到最后还不是磨不过他,把他想吃的点心给做出来了。

 

他喜欢白萧气鼓鼓的炸毛样,所以在生病期间挖空心思想些东西让少女做给他吃,虽然大部分他都吃不了,像是麻辣小龙虾啊冰激凌啊椰丝牛奶冻啊什么的,看着少女气的跳脚又顾忌他是病人不和他置气的样子,啊,感觉整个人都被成就感包围了,棒棒哒!

 

所以说艺术家的想法我等凡人参不透,阿守你这么作(bian)死(tai)小白知道嘛?

 

 

万幸,在白萧的耐心全部耗尽之前,程墨守成功从感冒大神的魔爪之下逃脱出来。

 

啊,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的空气特别清(tao)新(yan)。小(lao)白(mo)如是想。

 

评论 ( 1 )
热度 ( 1 )
  1. 无色阳光西木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