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白墨]英雄

拖欠已久的日常啊

 

总算填完了这个陈年旧梗

 

想写有关父亲的话题

 

在每个孩子心里,父亲应该都是英雄一般的存在吧(。

 

关键字#五年文手,三年模拟##2.10##英雄#

 

<<< 

 

他们两个都很少谈论起自己的父亲。

 

那都是幻化作风随之消失在地平线那端的悲伤往事了,不必在意。

 

然而面前那个长得还挺可爱的小男孩却不这么想,当聆听了整整十五分钟有关他爸爸的种种优点,并且还有继续下去的趋势的时候,白萧和程墨守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到底是谁家的熊孩子,太槽心了!

 

「我说,老墨你从哪捡来这么个祖宗?」少女借着茶几的掩护,死命地在身边青年的脚上做着碾压运动。

 

「嘶——我怎么知道。」阿守有些莫名其妙,「我进门的时候才发现身后还跟着个小孩,我一直以为是来找你的。」

 

白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服了你了……我和小孩子相处不来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怎么可能

会是来找我的。」

 

「也是哦,那他到底从哪里来的?要不要打电话给警察蜀黍问问谁家丢了孩子……疼!」

 

借着起身倒果汁的机会,小白少女成功打断男孩子的滔滔不绝,顺带问明了他的名字。「给,喝些橙汁吧。啊对了,你叫……喔,桑梓啊,很好听的名字。那小桑梓你想吃什么样的点心呢?」

 

厨艺技能点满的少女成功抓住了熊孩子的胃,这不,这娃的生辰八字啥的全都被套出来了。【并没有。

 

桑梓是今天搬来这个小区的,父母都忙着收拾东西,没人照顾的他在院子里玩着玩着就走远了,据他本人说是跟着一股很好吃的香气来到了小白家。哦,至于小桑梓具体住在哪里,别指望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记得这么多东西,更何况是在他不熟悉的陌生环境里。

 

探明敌情的白萧急急忙忙跑去做点心了,趁机打了个电话给保安室,可得到的回应却并不如意——警卫大叔们通知了孩子的父母,结果对方表示非常抱歉目前抽不出空来带孩子,他们还有很多家具要搬,并且十分机智的拜托白萧暂时照料一下小桑梓。

 

什么嘛,结果这熊孩子还要待上一段时间啊。

 

 

虽然说是熊孩子,在白萧看来用美食就能打发的小桑梓简直听话极了,那是当然啦,因为最伤神的陪同玩耍哄他开心这件事全部由老墨在负责啊。

 

五岁大的小孩子其实挺好糊弄的——就目前看来——只需要打开电视机然后翻到少儿频道就搞定了,不过,如果他生性活泼好动并且已经厌倦了动画片就当另说了。

 

很不幸的,桑梓小朋友就属于上面介绍的那种情况。

 

他想要出去玩,就算只是遛个弯也好。而白萧和程墨守却是万万不敢同意他这个想法的,要知道,放出家门的熊孩子就如同脱了缰的小马驹,疯到哪里去都有可能。万一桑梓不小心磕了碰了,或是严重一些,直接找不到了,那让他们怎么向他的爹娘交代啊。

 

得不到肯定答案的桑梓有些焦虑,再加上长时间见不到父母以及逐渐褪去的新鲜感,令他开始不安起来。小鼻子一抽一抽的,仔细看,竟是委屈的哭起来了,嘴里还不住的嘟哝着。

 

「……我……嗝……想回家……」

 

「……我要……爸爸……嗝……妈妈……」

 

「……我爸爸怎么……嗝……怎么还不来接我……」

 

「……他们……嗝……是不是……不要我了……」

 

哭泣中的熊孩子杀伤力简直max。然而,不过听着有多心烦,阿守和白萧都不得不耐着性子安抚他,没办法,别人家的孩子又不能打也不能骂,更不能不理不睬的,只能好声好气的说话了。

 

 

带孩子是件苦差事,这一点现在小白和老墨是深刻体会到了。

 

桑梓差不多闹腾了有一个多小时,大概是身体里的运动分子全都耗尽了吧,如今他正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看卡通片。背景是瘫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的白萧和程墨守,两个人简直被活生生的累成doge。

 

「我说,每个人小时候都是这么聒噪的吗?」少女推了推一旁的人形物体。

 

青年顺势翻了个身,随手挠了挠有些凌乱的头发,「大概吧,我觉得男孩子应该差不了多少。现在想想,当初我妈一个人带我确实挺头疼的。」

 

「也是呢。」自知不小心戳到对方痛处的白萧索性抛下顾忌,谈论起这个平时被他们避开的话题,「听我妈说,我小时候挺皮的。四五岁那会儿,总是从睁开眼一直闹到睡觉的时候,还一个劲的缠着我爸要飞高高什么的。」

 

「哟呵,看来你的运动细胞在小时候就被挥霍光了,不然现在怎么体力这么差。」

 

「我去,你这个战五渣的宅男给我嘚瑟什么呀。」小白直接赏了阿守一个栗子,「好端端的缅怀童年就这么被你跑题了。」

 

「好吧好吧,回归正题,来说说小时候你爸都怎么哄你开心的。我现场学着点,万一那个小祖宗等下又不安分起来了呢。」程墨守揉揉了被敲得有些疼的额头,砸吧着嘴道。

 

像是想到了什么,白萧蹭的站了起来,还死活拖起了没缓过劲来的程墨守。

 

「怎么了?」他有些莫名其妙。

 

「小桑梓,你想玩有意思的东西吗?」她却径直走到了沙发边,将正在看电视的小孩子抱了起来,放到了青年的肩膀上。

 

「喂喂,小白你在干嘛?这样很危险的知道吗?万一桑梓他摔下来了呢?喂喂,理我一下啊!」

 

「不会的。」白萧立马给出了回答,带着几分骄傲的味道,「我爸爸就从来没让我摔下去过。」

 

 

直到那天晚上桑梓的父母才匆匆赶来接回自己的儿子,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天里发生了什么,不过从儿子愉快的笑容里可以看出,他过得相当愉快。

 

「以后可要常联系啊!」

 

评论
热度 ( 1 )
  1. 无色阳光西木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