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白墨]翡冷翠

论·路痴的胡思乱想能力

 

原先想写死亡paro的,白萧心脏病发作死在了旅途当中什么的

 

后来想想虽然是平行世界,这么做也确实不妥当

 

关键字是葬礼啦,没好意思打tag

 

关键字#五年文手,三年模拟##2.17-2.18#

 

<<< 

 

程墨守没有想到,和白萧的分别会来的这般迅速。

 

虽然早就知道终有一天他们会分开。白萧会考上大学,然后按照她的人生规划坚定地朝前走去。而阿守自己,则在梦想与现实之间做着选择题。他或许会成为优秀的漫画家,或许一事无成,但最终,他会回到父亲身边继承家业。哦是的,他会这么做,在说不清多远的将来。他们终将踏上不同的岔路。

 

然而,现实不会给他们悲春伤秋的时间,也不会提前告诉程墨守,他们将以怎样的形式说再见。

 

白萧消失了。

 

佛罗伦萨的蓝天白云还是同来时一样的精致,圣母百花大教堂依旧优雅地立在那里,他却提不起丝毫欣赏的兴致。

 

 

他们是在大年初一踏上了前往意大利的旅程。

 

起因是小白她母亲需要代表公司去意大利谈生意,后来想想一个人太孤单,索性将程墨守和白萧也带上,让他们自己找地方玩耍,算得上是一场新年旅行。

 

于是文艺少女和文艺青年跑去了艺术之都。

 

相较于「佛罗伦萨」这个名字,程墨守更喜欢叫它「翡冷翠」。

 

他还记得初次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个晚上,白萧站在旅馆的阳台上大声朗读着徐志摩诗作的模样。街上路过的歌者抱着吉他为少女唱着流传已久的歌谣,白萧发现后带着面包和毛毯兴冲冲地跑下楼,和那名先生待了很久,最终学会了一首热情洋溢的意大利民谣。

 

他们还泡在世界美术最高学府里挥霍着大把的光阴,借口迷路而将这座艺术殿堂逛了个遍。阿守手舞足蹈连蒙带猜的同一名学生用只有他们自己理解的方式进行着交流,收获了友情的同时还意外得到了几本用过的教材,虽然有着语言上的障碍,但看书的时候,可是有作弊利器——字典——帮忙的呀。

 

被晾在一边【并没有。的白萧也没闲着,举着相机咔嚓咔嚓记录下六百多年所积淀下来的历史痕迹。甜美的文艺少女总是醉人的,这不,小白的镜头中就出现了几只闻香而来的蝴蝶。没错,温柔到骨子里的意呆利少年怎么会放过向女孩子献殷勤的机会呢?

 

婉拒了对方陪同游览的提议,白萧有些受宠若惊的收下一连串的吻手礼,将收到的蔷薇别在耳侧,而后提起裙摆有模有样地行了一个宫廷礼表示感谢。

 

那天回旅店的路上白萧还特意买了一个小花瓶,将鲜花养在里面送给了好心的房东太太。

 

他们租住在一家家庭旅馆里,用白萧的话来说是贴近原汁原味的意大利生活。房东先生是一家公司的职员,他们家的小儿子在寄宿制高中里念书,房东太太则负责照料旅馆的生意。那是温馨而又好客的一家人。

 

房东太太做的面包浓汤可谓一绝,用烤箱烤至酥软的面包块配上香浓的奶酪以及香草,馋得阿守恨不得把碗都吃下去。每天晚上回到旅馆,来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浓汤,再佐以自家酿制的葡萄酒,尝尝外焦里嫩的意大利匹萨,简直是一种享受。

 

每当外面阳光过盛白萧不愿意出门的时候,总会帮着房东太太做些家务。她喜欢那间小小的花房,不论何时都洋溢着生命的香甜气息,空气中飘荡着色彩缤纷的香气,连带着被玻璃过滤过的日光也显得不那么刺眼了。

 

经过数天的努力,小白少女终于成功get了房东家制作意大利面的独家秘方,那是回报她帮忙的意外彩蛋。可喜可贺啊。

 

 

街角的咖啡店是这次旅途的另一个彩蛋。老汉克经营这家店已经有半个世纪了,那是他们家祖上传下的产业。白萧和程墨守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而发现了这家店铺,好心的老人并没有责怪湿漉漉的他们弄脏了手工编织的地毯,反而体贴地提供了热可可还有毛毯。随后,程墨守和白萧便爱上了这里。

 

老汉克的店里拥有着许多流传下来的古物,巴洛克式、洛可可式、拜占庭式,他甚至还有一个充满了哥特元素的骷髅烛台。对于阿守来说,这家时间遗留下来的店铺便是整个佛罗伦萨历史的缩影,一座小小的艺术宝库。

 

打那之后,程墨守便隔三差五地跑去找老汉克看望他那些艺术品,而后被这位精明的老人推荐了无数附带的饮品——他毕竟是个商人不是么?况且他店里的咖啡可是令他非常引以为傲的。

 

而白萧光顾那里的理由就相对简单得多,不过是找个地方放松心情罢了。老汉克是个非常有趣的老头,常常向这个年轻女孩讲些当地的趣闻,通过翡冷翠居民讲出的历史要比冰冷的白纸黑字生动得多。而且,这位乐呵呵的老人煮的热巧克力也相当不错,配上松软的棉花糖,一个寻常的午后也混入了别样浓郁的可可香气。

 

有了当地居民的友谊,在采购手信的时候着实方便了不少。他们会委婉的提醒你某些看上去古老的东西其实并不具备历史价值,也会向你介绍一些在外界名气不大,但却在当地人之中颇有口碑的作坊。

 

白萧入手了几瓶红勤酒、不少该地区特有的干花、还有一些颇具韵味的小工艺品,准备回去之后送给母亲和朋友们,哦,还有对他们十分照顾的修编辑。

 

至于程墨守,也不知道老汉克向他推荐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总之,那天他是欢天喜地的拿着一个大包回到旅店的。

 

 

发现白萧不见的时候是一个日光微醺的下午,他们两个刚从乔托钟楼上下来,正准备去参观一旁的圣乔凡尼礼拜堂。阿守只一个转身扔垃圾的功夫,白萧就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一干二净的连根头发丝儿都没落下。

 

当然,他还不知道白萧只是因为被晒得有些头晕于是匆匆进入礼拜堂了而已。

 

对于路痴来说,这应该是件非常恐怖的事吧。

 

评论
热度 ( 1 )
  1. 无色阳光西木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