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白墨]青苹果

简而言之就是被害妄想症加幽闭恐惧症的综合产物

 

至少我本人是尽可能的避免乘坐电梯的

 

而且我们学校的电梯……

 

运作起来有冷飕飕的风不说,有时候只有两三个人在里面也会发出超重的提示

 

而且我们是医学系的

 

西斯空寂(。

 

扯远了

 

题目是看了「无间双龙」之后脑子里直接冒出来的

 

关键字#五年文手,三年模拟##2.21##电梯#

 

<<< 

 

白萧从不坐电梯,不管是商场里的自动扶梯,还是酒店里垂直升降的封闭式电梯,她都不喜欢。

 

程墨守曾经问过原因,得到的答案却令他有些毛骨悚然。

 

「难道你没有考虑过么?那种封闭的大盒子进去之后停电怎么办?万一绳索断了然后掉下去了呢?逃都逃不掉哟。」他还记得白萧是用怎样一种看白痴的眼神对他翻白眼的,「你说自动扶梯?如果最上面那个人不小心摔倒了呢?下面的人不也就连带着滚下去了。还有啊,穿拖鞋然后夹到脚什么的,可是很销魂呢。」

 

还真是,恶意满满啊。

 

当然了,就算阿守被小白的恶毒词汇吓到,他也不可能放弃乘坐电梯的,顶多有些提心吊胆罢了。对于一个不怎么运动的宅男来说,让他走楼梯还不如去死呢。

 

然而,程墨守后悔了。

 

如今被困在封闭式电梯里的阿守悔得肠子都青了。如果能够重来一次,他说什么都不会去坐电梯啊,更何况他还带了个孩子——没错桑梓也跟来了——他要怎么向人家父母交代啊?!

 

 

这原本是一个欢乐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桑梓他机智的父母借口临近年关了抽不出时间陪儿子去看某个动画电影,于是拜托闲在家无所事事的阿守帮忙满足儿子的小小心愿。至于白萧,要知道苦逼的高三党是没有假期的,现在的她正煞有其事地躲在图书馆做寒假作业呢。

 

程墨守带桑梓去的电影院距离他们住的小区很远,基本上横跨了一个区。不过有付出就有回报嘛,这家电影院新开不久,设备什么的都很齐全,而且由于地理位置比较偏的缘故,目前客流量并不大,无须担心位置被抢完的局面。再加上他们小区附近就有直达的公交车,不必担心迷路的问题。虽然这辆车素来便有「又快又颠的马路杀手」的「美名」,但是在小桑梓的眼里,就变得和过山车一样刺激又有趣了。

 

你问程墨守?晕车这点小事应该还难不倒二十二岁的成年人吧。

 

电影院在整个商业中心的六楼,一个懒癌晚期的宅男和一个五岁的小孩子,第一选择当然是乘坐升降电梯了。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说实话阿守是有些忐忑的,毕竟之前白萧所造成的心理阴影还在,不过干净整洁的电梯环境以及平稳运行的速度让他立马安心了下来,暗地里还鄙视了一下小白少女的杞人忧天。

 

看电影的过程其实挺枯燥无味的,对于所有在场的成年人来说,你不能指望他们拥有和小孩子一样的审美还有兴趣爱好不是么?因此,放映厅里的景象大多是一群小孩子看的兴致勃勃,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有些还激动地跳起来以表现自己内心的兴奋。而家长们呢,则一个个维持着小鸡啄米的机械运动,努力同周公他老人家作斗争,更何况那是一个异常顽固的老大爷。

 

当然了,阿守是个例外。程墨守可是在逆境中求生存的典范,当初对他不理不睬的白萧不照样被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死皮赖脸就和你对着干给感化了?

 

咳咳,扯远了。

 

咱们的艺术家程墨守同学完全是抱着围观脑洞的想法来看这部动画电影的,捧着爆米花,喝着可乐,心里还止不住的开始吐槽,要是配上弹幕就更棒了。虽然有些对不起一旁看得入神的小桑梓,不过不得不说,阿守的抗催眠大法确实卓有成效。

 

有关电影的话题在此不再赘述,因为散场之后才是真正苦难的开始。

 

 

本来是不该出问题的,新装上没多久的电梯会有什么质量问题?就算是哪个熊孩子把楼层按键全都按了个遍——桑梓确实这么做了——也不过是尽职尽责的在每个楼层都停留一下罢了。

 

或许是小桑梓粗暴无礼的行为触怒了掌管电梯的神明大人吧,当电梯降到三楼的时候突然卡住不动了。显示器上的数字一直停留在「三」上,控制电梯门开闭的按键也完全失去了作用。程墨守和桑梓被困在电梯里了。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家三口,一对夫妇和一个小女孩。阿守还记得之前他们坐在自己旁边,因为那位父亲电影开始不久就耷拉着脑袋做美梦去了,期间好几次都歪到了阿守身上。

 

不过,为人父母在遇到危险是总要镇定得多,毕竟他们还有孩子需要照顾。当大脑一片空白的程墨守在心里洗脑循环「呜呜呜小白我错了电梯好可怕下次我一定听你的嘤嘤嘤嘤嘤」的时候,那位养足了精神的父亲大人已经拿起电梯里的紧急电话开始联系工作人员了。

 

受到启发的程·吓破胆·墨守这才想起要给白萧去个电话,「喂喂,小白,我们被困在电梯里了。」

 

「报警了吗?桑梓没事吧?」远在图书馆的白萧啪的合上了手中的书。

 

「已经有工作人员赶过来了。」说着,阿守揉了揉怀里的那颗小脑袋,「小桑梓完全没事哟,我告诉他这是在玩游戏!」

 

「没事就好,叔叔阿姨那边就先不让他们担心了。对了,你们在几楼?……三楼是吗?好吧,反正也摔不死,就算你摔死了也不能让桑梓有事,我先挂了。」

 

……小白你好狠心啊!被挂断电话的阿守如是想。

 

 

电梯恢复正常其实没过多久,也就半小时罢了,维修人员的效率着实不错。然而,平时打个盹儿就过去的这短短三十分钟,对被困住的三个大人来说却是破天荒的漫长——两个小孩一边玩耍去了。

 

走出电梯的那一瞬间程墨守几乎是有些颤抖的。宛如冲破黑暗迎接新生一般的重生感,那种喜悦,那种激动,只有经历过生死攸关的人才能够体会到。当然之前电梯虽然不运作了至少没有停电就是了。

 

看到说着不在意他的死活但实际上飞快的打车赶过来的白萧站在电梯口的时候,阿守几乎是热泪盈眶的。

 

「得救了。」

 

评论
热度 ( 1 )
  1. 无色阳光西木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