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20150214-15[从开始到现在]

写的是不断失忆的少年和医生的故事

 

人物处理不是太好

 

觉得短篇起名字太可惜了的懒癌晚期的我otz

 

关键字#五年文手,三年模拟##2.14-2.15##七秒的记忆#

 

<<< 

 

他是他世界外的鱼。

 

既然无法完全占有,那么就彻底摧毁吧。

 

 

同那名少年的初次相遇是在春天。他还清晰的记得空气中欢快跃动着的金色光线,像是提前知晓那名少年将会出现一样,院子里的樱花地打着旋儿落下,少年就在这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干净的如同纷扬的花雨。

 

少年是朋友家的孩子,那对不负责任的夫妇将儿子交给他之后就甜甜蜜蜜的踏上了周游世界之旅,很难想象他们的孩子居然意外地乖巧又懂事。或许是到了新环境的缘故吧,少年有些拘谨,和他说话的时候每次都会加上敬语。

 

真是可爱。

 

看在他还算听话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地照顾一下吧。

 

 

少年其实很好懂,几天的相处下来,已经完全同他敞开心扉了呢。呵,还真是小孩子,只不过是每天从医院下班顺路带些蛋糕什么的回来,就一副开心的样子,现在的高中生都是这样单纯的么?他想着,将今天份的蛋糕递了过去。

 

「诶?是起司蛋糕喔,谢谢X先生!」

 

啊啊,每次都露出满足的笑容呢。

 

 

关系变得密切之后,每天的晚餐时间已经完全被学校趣闻霸占了,虽然一般都是少年兴致勃勃的说些什么,他只需要随意附和几声就好。不过,从那家伙的言辞中倒是可以看出,他在学院人缘挺不错的。

 

「Y君有什么喜欢的活动吗?」也就一时兴起,某天晚饭后他随口问了一句,「感觉你都只是观众呢,运动会啊篮球赛什么的,说的都是别人啊。」

 

却意外收到了少年惊喜的答案,「我喜欢画画!我啊,不是很擅长那些剧烈运动呢。画画只要安静地坐着就可以了,而且可以将身边美好的事物保存下来啊。不过X先生怎么想起问这些了,平时虽然有认真听我在讲啦,但总觉得你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没什么,既然我在照顾你,了解一下也是正常的嘛。」

 

该死,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那孩子,其实也挺无奈的吧。支气管哮喘什么的,对于剧烈运动,不是不擅长,而是根本不能。所以他的父母才会拜托自己照顾他,毕竟身为医生,一旦有什么状况处理起来也比较妥当。

 

 

发现自己离不开少年的时候,他并没惊讶什么。单身了太久,难得有人闯进他的独居生活,大喇喇地开始分享他的一切,是个人都会心动的吧。【并没有哦。他才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太寂寞的缘故。

 

就像孤寂了太久的鱼缸,终于迎来新的住客一样,而且还是一尾漂亮的热带鱼。要放任它回去,完全,做不到啊。

 

 

朋友打电话来说,过几天就回来了。回来干什么呢?你们两个人快快乐乐的在外面游玩不好吗?没有儿子当电灯泡应该很高兴才对吧,为什么,还要回来把少年从他身边夺走呢?

 

相较于他的抵触,少年反而一副开心的样子,欢欢喜喜地等待着他们的归来。也是,毕竟是自己的父母,和他这个外人比起来当然要重要的多。哈,他算什么呢?到头来,还是剩他一个人啊。

 

之前那个一口一个叫着「X先生」的少年,就要离开他了。

 

少年不属于自己,他一直都是明白的。成绩不错,画画又好的他在学校里朋友很多,因为身体的原因大家也都很照顾他。他的父母,虽然是两个不靠谱的笨蛋,但对儿子却是宝贝得紧。被那么多人爱着的他,很幸福吧。

 

可是,他不想放手,他不会放手,绝不!

 

热带鱼有千千万万的同伴,还有父母,但鱼缸只有热带鱼一个。

 

不甘心啊,就这么放少年回去。

 

 

不得不说,医生这个职业确实不错。

 

感谢曾经的导师,将他教得如此出色。什么样的药物能让人失去意识,什么样的又能刺激神经末梢令人轻微失忆,哦对了,还有诱发哮喘的药物,他再清楚不过了。

 

 

「太好了,Y君你终于醒了。」

 

「啊,忘了介绍,初次见面,我是X。」

 

 

评论
热度 ( 1 )
  1. 无色阳光西木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