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20150222[舞鞋]

想起了小时候听过的童话

 

爱慕虚荣的女孩穿着舞鞋一直跳舞

 

鞋子脱不下来,她只能不停地跳着

 

到最后不得不砍去双腿

 

关键字#五年文手,三年模拟##2.22##舞鞋#

 

<<< 

 

她有一双漂亮的舞鞋。

 

红色漆皮的鞋面被擦得一尘不染,光亮的,可以照出人的影子。用于固定的缎带巧妙地延伸,攀上秀气的脚踝,松松绕在光洁的小腿上。鞋底还别出心裁的刻有她的名字。

 

安娜。

 

那是她七岁生日的时候,爸爸送给她的礼物。从隔壁小镇带回来的,还送了她一个跳舞娃娃。

 

我的小安娜,要想这个娃娃一样美丽地跳舞。

 

 

她很喜欢这双鞋子。

 

自从收到它以后,她几乎每天穿着它。

 

 

她蹦蹦跳跳地走过剧场门前的风信子长廊,采下一束放进小篮子里回家献给妈妈。篮子里还装着一壶葡萄酒还有几块小面包,那是好心的玛利亚修女让她分给家人的圣餐——妈妈生病了,爸爸又去到邻近的小镇做生意。

 

经过杂货铺的时候,她转着圈向史密斯太太问好,虽然他的丈夫并不是铁匠。慷慨的夫人送给她一面精致的镜子,锡制的手柄上雕着不知名的花——小安娜还不认识鸢尾呢——她回赠了夫人一个大大的微笑。

 

从唱诗班里新学来的赞美诗一路飘荡在她的四周,见到她的每个人都称赞她的舞步。瞧,小安娜跳得多棒,他们说,这双红舞鞋可真漂亮。

 

是啊,我的舞鞋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她心想。

 

带着新鲜的露水气息,再加上几分集市的热闹,哦,还有满满一篮子街坊们送的礼物,她在家门前最后一级台阶上恰好结束了今天的舞蹈。接下去,忙碌的家务时间到了。

 

 

她穿着红鞋轻巧地跳过了色彩斑斓的春季,跨过夏季湿漉漉而又黏腻的下个不停的大雨,又小心地滑过堆满了丰收的秋季。该是白茫茫的冬季迎接她了。

 

可惜的是,妈妈的病情更加严重了。

 

整日不停地咳嗽,向外喷吐的生命气息一旦自由,就头也不回地奔向更广阔的天地去了。妈妈整个人都消瘦下来,吃不下东西。连带着安娜也憔悴了不少。

 

她知道在这样悲伤的时刻是不适合跳舞的,可是她忍不住。人们都夸她穿上舞鞋的样子真好看,要是她不穿了,不跳了,还会有人在意她吗?还会有人送给她那些美丽的东西吗?

 

老皮特家的小安娜。

 

啧啧,她母亲真可怜呀,病得那么重,只有一个孩子照顾她。

 

没办法,他们家全指望老皮特赚的那些钱过日子了。

 

妈妈也说,穿上红鞋跳舞的她很美丽。去跳舞吧,我的安娜,你的舞蹈让我觉得整个人都愉快不少。

 

好的,妈妈。

 

 

她取出那双锃亮的漆皮鞋,仔细绑好缎带,走到屋外开始跳舞。小镇的冬天总是伴随着厚厚的积雪,天上还继续飘洒着雪花,是在给她伴舞吗?

 

她一边跳,一边照着手中的小镜子。

 

妈妈,妈妈,我这样漂亮吗?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妈妈,妈妈,你怎么不说话了?

 

妈妈,妈妈,你怎么不抬起头看我一眼呢?

 

她一直跳啊跳。

 

听人说,老皮特夜里赶路的时候被狼吃了,他可怜的老婆也死在了那座破旧的小木屋里头,不知道是冻死的,还是病死的。

 

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只有雪地上印满的无数个安娜的名字,证明她曾经存在过。

 

 

隔壁小镇的玩偶店里又多了一具精致的人偶,是个漂亮的跳舞娃娃。橱窗里的标签上写着它的名字,安娜。

 

爸爸,妈妈,我喜欢这个娃娃,我们买回家吧。

 

店长先生人真好,还送了一双红色的舞鞋。

 

我看看,哟,是漆皮的呀,咱们赚大发了。

 

呀,这娃娃怎么哭了。

 

眼花了吧。

 

也是,玩偶怎么会哭呢。它这不是挺开心地笑着嘛。

 

评论 ( 3 )
热度 ( 2 )
  1. 无色阳光西木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