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白墨]浮川

原本应该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小白遇见的是平行世界中的阿守,并不认识她

 

至于这件事究竟有没有真实发生过,谁有知道呢?

 

或许就是一枕黄粱(。

 

起因是问搭档小白和老墨什么时候能穿一回情侣装【没错这是个很久以前的关键字

 

然后搭档说阿守路上捡到一件校服……

 

引出了这个脑洞

 

樱花林的话,是我们高中啦w

 

虽然只有小小一片,个人推断应该是吉野樱

 

其实今天本来想码【同级生】的,写一写白萧的青梅竹马

 

然后发现没什么灵感就把旧梗给填了

 

还有啊,最后一日放开了写其实想写很多东西

 

这么多天来一起写文开脑洞的伙伴们啊

 

每个人都是很有意思并且我去值得学习的

 

但最终,手放到键盘上不知道从何下手

 

或许今夜入梦,我会在明天写下这个结局也说不定(。

 

关键字#五年文手,三年模拟##2.25-26##春眠##平行世界#

 

<<< 

 

今年的樱花开的特别早。

 

大概是外边的气候太温和了吧,引得这些来自异国的精灵们按捺不住性子探出头来,还没出正月,就已经连成了一片粉白相间的花海。这在往年可不常见。

 

白萧就读的高中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古校,其特色之一便是当年的老校长从扶桑带回来的小树苗长成的如今已是校园一景的樱花林,据说,还有学生因为这个而特意报考该校的呢。幼小的树苗已经变成枝繁叶茂了,虽然说不上有多粗壮,但在全校师生的悉心照料下也终于能够撑起一方天地。

 

这片树林处在校园的东南角,每天沐浴着第一手的阳光。在没有花的其他三季,它们同学校里的其他树木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每逢万物生辉的春季,这些名唤吉野的少女便开始释放她们独有的美。

 

东瀛有传说,当武士认为自己达到人生辉煌的时候,会选择在心爱的樱花树下结束自己的生命,从此,纯白的花瓣沾染上血色。

 

这是历史老师在上课的时候顺带提到的。大概,是看到底下的学生们被飘进教室的花瓣迷了眼,不专心听课吧,于是挑了一个满怀恶意的传说打击一下他们高涨的情绪。

 

而此刻的白萧,并没有在樱花树下遇见功德圆满的武士,而是看到了,穿着校服的,年轻的阿守。这么说或许有些失礼,毕竟现年二十二岁的程墨守先生还用不上「老」这个形容词,完全称得上是朝气蓬勃的小年轻。

 

然而白萧看到的,却是根本不认识她的程墨守。

 

 

白萧出现在这片樱花林的理由和粉红色的少女情怀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学校的樱花节就快到了——没错,校方不知是为了提高知名度从而广招生源还是本着向其他学校炫耀的浮夸心理举办的这一活动早已成为一大传统了,放学后身为摄影社一份子的小白少女同往年一样加入了拍摄宣传片的大部队,也算为退社之前的最后一次部活打上完美的标记。

 

说来也怪,分散进入这片树林的人那么多,偏偏就白萧一个遇上了怪事。

 

「老墨?你怎么在这里?」她有些奇怪,毕竟早上出门的时候这家伙才刚刚睡下,按理说不到吃晚饭的时间他是不会起来的,更别提做什么户外活动了。对于一名合格的家里蹲·创作型艺术家来说,运动什么都是浮云。

 

然而,那人的反应却有些不同寻常。「你是谁啊?看校服的样子不像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是偷偷溜进来的吗?」

 

「什……什么意思……」白萧这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穿着的是陌生的校服,而且眼前这个人看上去比自己认识的程墨守明显要青涩很多,与其说他是偷穿别的学校校服的阿守跑进来同自己开玩笑,倒不如说,这原本就是高中时期的程墨守才对。

 

骗……骗人的吧?这种平行宇宙的设定,难道不是只有科幻电视剧里才会出现吗?而且当平行世界出现交叉的时候,不应该是发出很大的动静然后灾难就会降临,各式各样的外星人准备入侵或是毁灭地球,人们死的死伤的伤,抱成一团众志成城或是死到临头了还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自相残杀,什么人性的阴暗面啦统统上调到max,最后的最后Doctor出现拯救世界这样的一条龙流程吗?

 

……以上纯属白萧一本正经的胡思乱想脑内小剧场,事实上在程墨守看来,对面的那名少女只是一脸悲怆地瞪着他而已。

 

等了好久,就当少年觉得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才等来小白少女的一句自我介绍,「啊……被你发现了,没错我是溜进来想要拍樱花的啦。初次见面,我是白萧。」

 

「嘿嘿,我就说嘛,我们学校的樱花那么好看,每年都有外校的家伙偷偷溜进来。」靠在树下有些昏昏欲睡的少年觉得自己机智极了,「忘了介绍了,我叫程墨守。」

 

我早就知道了。像是想起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白萧轻轻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旁的少年也跟着一起笑出声来。一开始还只是被感染到一般发出噗嗤噗嗤的轻笑,到后来他已经变成捧着肚子躺在草丛中变身哈哈狂魔,笑得停不下来了,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液体。

  

「我只是想到一个和你很像的人,他也是这样,就算只是一件寻常的小事,照样能够笑得很开心。」看着少年开怀的滚来滚去的模样,少女索性扶着裙子在他身边躺下,想在同一片天空下分享他的喜悦。「他是我的伙伴,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视野里是不断飘落的花雨。

 

「是嘛。」少年翻了个身,和白萧印象中的那个青年如出一辙。「下次有机会的话,介绍我们认识吧。」他有些含混不清地说着,嘴里嚼着方才落入口中的樱花,「诶?味道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有些涩涩的,和和樱花酥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呢。」

 

话虽如此,他还是大张着嘴等待飘累了的樱花自己落下,然后一脸开心地吃着落到嘴边的花瓣。

 

白萧突然很想将眼前的场景拍下了,永远保存在相册里。然而她只是攥了攥手中的单反,并没有真的将想法付诸行动。

 

少年注意到了她的举动,似是想到了什么,急急忙忙地坐了起来,寻找方才放在手边的速写本,「白萧白萧,我给你画张画吧。」

 

「画画?」小白少女也跟着站起来,仔细地拍掉粘在校服上的草屑。

 

「是啊,你可别小看我,我画画超级棒呢!」好不容易寻到被风吹到一边的速写本,抬起头正要献宝的少年却只看见渐渐远走的背影,「诶诶诶?你去哪?」

 

「我要回去了,时间也不早了呢。再见了,少年!」

 

 

再见,老墨。

 

评论
热度 ( 1 )
  1. 无色阳光西木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五年文手☆三年模拟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