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翔叶]江城01

结果还是没赶上叶神生日QAQ索性破罐子破摔?

 

荣耀江湖系列[?]写完这个故事有没有第二弹还要另说……

 

背景选的是南宋,但宋朝改成了荣耀大陆那啥啥

 

应该算探案向吧……或许有灵异?

 

听说集齐七个去过雷峰塔的杭州人就能召唤神龙了

 

别闹神龙大人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召唤的?

 

真的,就这么简单。问题是,你去过嘛

 

反正我至今没去过(。

 

——————————————————————————————————————

<<< 

  近日,传言临安府有妖孽作祟。

  这话说得倒有些不太妥当。别的不说,只消看看每年有多少人慕名前来找寻蓬莱仙岛,奈何求不得寻不到,以致茶饭不思辗转难眠,就晓得咱江南一带是怎样的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了。临安府虽说同这缥缈仙山比起来还欠些火候,但比下却是绰绰有余,倒也担得起“人间天堂”这一美名。

  都说物老成精,千百年的风吹日晒雨淋下来,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都能修炼成精翻身当上山大王,更何况是灵气馥郁的钱塘,功德圆满的精怪多了去了。老百姓起先还一惊一乍的,上山遇着会说话的动物就被吓得跟什么似的,二话不说跪下来磕头直喊“参见上仙”。这一回生,二回熟,等到了白素贞和许仙上演人妖不能相恋那会儿,连茶肆里的说书先生都懒得搭理。

  物多必贱,说的可不就是这个理么。

  所以说,临安府有妖孽没什么好惊讶的,要是哪天临安府里头没妖孽了,您再瞪大了眼好生瞅瞅也不迟。

  说来也怪,大抵是临安府的精怪们或多或少都有些恋乡情节,又或许这块地方的风水实在太好。这么多年下来陆续成精的妖魔鬼怪们,帮忙造桥修路做好事不留名的有之,以性命相护西湖明珠的有之,和凡人拉个小手唱个小曲儿谈情说爱的有之,愣是没出过为非作歹祸害乡里的。感天动地啊!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闹得满城风雨的家伙算得上是替同胞们开了先河——好些个有钱人家的小公子失踪了——上仙您是劫财还是劫色啊?

 

<<< 

  嘉世武馆的大弟子孙翔最近很苦恼。

  原因无他,你说他一个外乡人好不容易在临安府立稳了脚跟,凭借着实力硬生生将嘉世的前任大弟子叶秋挤了下去——虽然叶秋本人对这个结果并不上心——还没得瑟两天,这风光就被尚且不知姓甚名谁生得那般模样的妖孽大人给抢了去。这倒也罢,谁成想,人们议论的久了,竟然将风头正盛的二人联系到了一块儿。

  临安府里的老百姓这几日走到哪都能听见两个名字,孙翔和妖孽大人。

  东四道中段卖猪肉的李大伯说:“嘉世新来的那个小伙子可了不得,连叶秋都能比过去,后生可畏啊。”

  “可不是,”隔壁织绣品的王大婶也没闲着,“听说人也长得俊,咱们这儿的姑娘们有福了。”

  “在下以为,这次几位小公子的失踪有些蹊跷。”蔡先生瞅着大堂里吃茶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醒木一敲,折扇一甩,“若是寻常的绑匪,早该派人来要赎金了,这几户人家又不是出不起钱的主。”

  “我看呐,莫不是……真被妖怪捉上山去下酒了。”

  老百姓吃的原生态,想法也挺质朴。不是说后山出了个吃人的妖怪么,正巧,孙少侠武艺高强,都说能者多劳不是,您呀趁早将这事儿给弄明白喽,咱这些做街坊邻居的也好安心。

  乡亲们快醒醒,嘉世是武馆不是收妖的道观啊!别把我们和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扯到一块好伐?我们是名门正派好伐?

  再来说说这次传言的配角叶秋少侠。照理说作为嘉世的前大弟子,就算让人给比下去了一次,先前积累下的威名还在,人实力也摆在那里,怎的没人寻他出手降妖除魔呢?唉,乡亲们有苦难言啊。我们当然知道叶秋厉害,我们也想请他帮忙啊,可问题是……我们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又能去哪里找他呢?

  叶秋,男,荣耀大陆第一高手,十年前加入嘉世武馆,一战成名。

  人们对于叶秋的了解仅止于此。江湖上都知道,叶少侠不知是害羞还是怎的,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黑巾遮面早已成了此人标志性的装束。也就是说,哪天人家心情好摘了那块遮羞布,大大咧咧往跟前一站连他同门师弟都认不出来。

  事实上,嘉世自打几个月前就没了他的消息,得,这位闲云野鹤般的大师兄估计又摸到哪位好友家中吃酒去了。

  叶秋年少成名,又常年占据着嘉世大弟子的席位,操练师弟的时候常常将人打得鼻青脸肿,看不惯的地方也就大喇喇地说了,压根没存着给底下那帮混小子们留面子的心思。长此以往,难免有人心生怨恨。

  眼下正赶上大师兄不在,武馆里又来了个年少气盛的愣小子,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是傻子。这不,有心人稍稍一挑拨,新来的少年就叫嚷着要和叶秋一较高下。叶秋不在怎么比?这好办,这次的排位战拿到第一,大弟子的席位就是你的,等叶秋回来他的地位不就尴尬了么?大师兄?行啊,你俩比一局,赢了咱们就承认你还是大师兄,输了,咱嘉世这座小庙您也待得够久了,是吧叶神?

  孙少侠,你被人家当枪使了晓得伐?

 

<<< 

  结果,还是来了。

  死要面子活受罪,孙翔心想,古人诚不欺我。

  今夜无风也无月,唯有天边稀稀拉拉的几颗星斗勉强漏下些许光亮。古语有言:“雷锋如老衲,保俶如美女。”然而美女是建立在灯火通明看得清的情况下的,黑灯瞎火的,鬼才晓得你长成什么样。稀疏星光下隐约只能看出轮廓的宝石山,阴森森直教人瘆的慌,再没了平日里那份端庄秀丽。

  孙少侠此时正直挺挺的立在宝石山脚,犹豫是否换个黄道吉日沐浴焚香好生斋戒一番再来。

  喀嚓,树枝折断的细微声响自然瞒不过习武之人的耳朵。身后有人!

  孙翔在分辨出来人方位的瞬间堪堪拔剑,转身,行云流水,成功砍下飞向自己的……酒葫芦?

  “小兄弟火气别这么大。”

  说话间,有一白衣青年从树梢跃下落至孙翔面前,顺势收回酒壶轻呷一口,“敢在朔日夜探宝石、葛岭二山倒是挺有胆色,只是不知智谋如何,别到头来空落个有来无回的下场。”

  “阁下何人?”孙翔暗暗扣了两枚袖箭在手,瞪大了眼上下打量着青年,“三更半夜跑来后山又是为何?”

  那人讳莫如深地一笑:“我还没追究你大半夜的扰人清梦呢,你倒好,反过来责问起我来了。你说你年纪轻轻的,看上去武功也不错,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了吧。这偷偷摸摸地站在别人家门口张望又是个什么事儿,莫非……是存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我是来查案的!临安府闹得沸沸扬扬的失踪案。”似是被对方煞有其事的语气给气到了,孙翔哼一声,也顾不上提防什么偷袭了,急吼吼地拽下腰牌往那人眼前一摆,“瞧见没?嘉世,孙翔。小爷我站得直行得正,可不是什么江湖宵小。”

  “在下叶修,无门无派,闲散人士,单纯来凑个热闹。”

  白衣青年这话说的不假。今日晌午,他一踏进临安府就听见自己被眼前这位少年打得一败涂地的消息。又听人说乡亲们对少年寄予厚望,盼望着他仅凭一人之力揪出作乱的妖孽,同那精怪大战数百回合后最终获胜,好让人饱足眼福,啊不,是造就一段佳话。

  他有好些日子没遇上这么有意思的事儿了,想着逗一逗少年也无妨,遂屏声敛息,一路尾随孙翔至此。见少年明明心里害怕的要死,却又强装镇定的样子实在有趣得紧,忍不住出声打断孙翔越来越不着边际的联想以免自己吓死自己。

  “叶某路经此地,对妖魔吃人一说十分好奇,便想着晚上来这一探虚实。”叶修嘿嘿一笑,“没想到,遇上朋友了。孙翔,既然你我二人目的相同,不如搭个伙呗?”

  也好,孙翔暗自思忖,二人同行比一个人单打独斗要方便得多,遇上状况相互间也有个照应。不过,若是对方心怀不轨想趁自己不备放冷箭……罢了,自己有能力应付。

  “行啊,上山吧。”

  孙、叶二人一前一后施展轻功向山上掠去,行至山腰,孙翔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

  方才叶修说的家门口究竟是谁家门口?

  这附近虽称不上荒山野岭,但也绝没有人家居住的。看叶修穿戴整齐,从头至脚寻不到一丝褶子,怎么也不像刚睡醒的样子。那自己扰人清梦,惊扰的又是何人?

  孙翔突然觉得后颈有些凉飕飕的。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