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黑色的白馬向前後退(。
寒窗苦读医学狗|文手|画手|橡皮章|手帐|钢笔|摄影|AUL|冷CP专业户

[翔叶]江城02

预计三回完结这个小故事欧耶!

 

最想说的应该是「比鬼神更恐怖的是人心。」吧

 

改了好几次,就怕对叶神和翔哥的把握不到位(。

 

如果有写得不好的地方请务必指出

 

六二快乐啦啦啦啦~\(≧▽≦)/~

——————————————————————————————————————

<<< 

  山林间不知何时升起了一层寒雾,似有似无,轻轻柔柔地舔舐着周遭一切事物。恍如一个魅惑娇娆的女子,精致的妆容半遮半掩看不真切,只从珠帘底下悄悄伸出一截粉臂,葱白似的纤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拨撩着,引诱着误闯秘境的路人。

  清冷的林子里间或传来一两声怪异的鸣啼,干枯沙哑的叫声盘旋在山林上空久久不散。

 

  孙翔不断拨开胡乱戳出来挡在眼前的树枝,遇上格外桀骜不驯的,还得拿袖箭小心翼翼地砍去。这些无人看管的原住民们逍遥自在了好些年岁,有着丰沛的雨水滋养,更是打了鸡血似的疯长,早就生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了,连原本采药人开辟出的小径都给堵了个严实。

  一座破败的寺院毫无防备地落入他的眼帘。

  说寺院倒还抬举它了,单单一座正殿立在四方砖墙围成的小院中,青砖也就垒了一人多高,好些地方还豁了口儿,被周围肆意疯长的草木一衬,又平添几分荒凉。殿中仅一尊月老像孤零零地立着。从不知断了多久的香火就看得出,这月老星君可算半点作用也无,平白占了地头只拿好处不做事。

  若不是亲眼所见,叶修怎么也不会想到宝石山上竟然还有这样一处所在。盘虬卧龙的枝干恰到好处地遮盖住这方小小的寺院,从林子上空俯瞰根本瞧不出下方的景象。

  “我说孙翔,你从哪儿打听来这么个好地方,一般老百姓压根就不会上这里吧。”叶修一脸戏谑地打量着慈眉善目的月老儿,“而且这月老庙好生奇怪,修建得如此隐蔽到底是替人求姻缘还是避姻缘啊。还是他老人家被俗世间的劣质香火呛昏了头脑,听厌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海誓山盟,索性躲起来等那有缘人有心人自动出现。”

  叶少侠您想太多了,孙翔只是不小心迷路了而已,就说他方才还在纳闷怎的路越来越难走了,没想到误打误撞有了重大发现。该说……意外之喜么?

  当然,这般复杂的心理波动少年是断断不会说出口的。

  “呃……自然是我调查的了。”提到正事,孙翔强压下心头泛起的不自在,道,“我之前调查失踪的那几位少爷的时候发现,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失踪前几日都来过宝石山。”

  “那有什么?眼下正值春夏交替将热不热的时节,趁着天气晴好出门游玩的富家少爷们定不在少数。”叶修不以为意地挑了挑眉。

  “若是只是上山赏景也就罢了,关键呀,在后头。”见某人支楞着耳朵凑过来听,孙翔便存了些吊人胃口的心思,故意把话留一半,愣是将已经冲到喉咙口的字句塞回腹中打几个转儿,才慢条斯理地讲起自己的发现来。

  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他们从山上下来之后均声称自己瞧见了仙子!”

 

  江南最不缺的便是才子佳人美景,这些个公子哥们肚子里倒也有点墨水,闲来无事便邀上三五个好友,或泛舟湖上,或寻个低矮的山头,饮酒、吟诗、作对,好不快活。

  孙翔打听到,近日,至少有四拨人在这宝石山上开劳什子诗会。

  李员外家的宝贝幺子李源是一拨,锦绣绸庄新招的姑爷张墨是一拨,胡氏药馆的下任当家胡安岩是一拨,知县大人刚中了秀才的侄子王青竹亦是一拨。

  巧了,这四位青年才俊正是此次案件的失踪人员。

  俗话说,人有三急,这酒饮得多了,可不就得寻个僻静的角落解决一下生理需求么。据一同上山的人说,王李胡张四人在诗会途中皆离开过片刻,少则一盏茶的光景,多则半个时辰,回来时整个人神神叨叨的,直嚷着:“方才我看见仙子了!真的,就在那儿,噌的一下就不见了!”

  旁人只当他醉了,迷糊间看花了眼,随便应付几句就过去了,不作他想。谁又能料到此时醉的不省人事的好友,几天后竟似人间蒸发般,从这硕大的临安府里头凭空消失了。

 

<<< 

  白衣胜雪,尽态极妍。是那些人对仙子的统一描述。

 

  “所以,很有可能张墨他们酒醉时误入此地,然后遇上了那名神秘的白衣女子。”孙翔轻轻一击掌,得出结论,“说不定那人真是精怪所化,看上了这几位翩翩佳公子,遂抢回老巢去好生养了起来。”

  叶修失笑:“都说了年轻人别那么毛毛躁躁的,轻易下定论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说到底,还是江湖经验不够啊。”说罢,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

  “那你说说,这究竟是个什么事儿。”孙少侠不以为意,暗自哼了一声,转了身拿下巴对着叶修,想听听对方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叶修见了也不恼,反倒是嘴角隐隐有上扬的趋势:“其实你推断得挺不错的,但几个关键的地方还有疏漏。”

  胡萝卜加大棒看上去效果挺不错的。偷偷瞥一眼少年的脸色不似先前难看了,才继续道:“其一,若那女子确实是精怪,那她大可当场将人拘了去,神不知鬼不觉的,何必冒着被其他人发现的风险将人放回去,再隔了几天才去城里捉人呢?这又不是演话本,玩儿什么欲擒故纵啊。

  “其二,这座月老庙修得如此隐蔽,你我二人尚且寻了许久,还砍去不少挡路的树枝才发现这里,那些个喝得醉醺醺又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又是怎么进来的?

  “其三,在这荒郊野外有座庙宇本就十分怪异,还藏得这般严实。这一不为香火,二不求名气的,定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至于其四么……从砖墙和屋顶的破旧程度来看,这寺院已经有些年头了。这么多年下来,积累的灰尘必然不少,而现在……”叶修冲着地上努努嘴,“干净得都能拿去当镜子了。”

  孙翔大惊:“也就是说,这里常年有人出入?”

  “没错!”叶大侠盖棺定论。

  “可……方才你也说了此地没有别的出入口……”

  “我可没这么说……”叶修别有深意地拉长了音调,“我只说了此地隐蔽,常人难以发现罢了。”

  “不都一样,有什么区别么。”

  “当然有了。”白衣青年把玩着葫芦,不紧不慢地从正殿踱到他们来时的入口。

 

  原本紧密缠绕在一起的树木枝条被人生生扯出了一个口子,黑黢黢,恍如一只不知名的野兽大张着嘴,屏息静待猎物落入囊中。而这血盆大口下方,原先堆积了多年的落叶被人冲出一条道来,在深处的夜色下竟显得有些刺眼,那正是孙翔的杰作。

  “你看,只要有人进来都会留下痕迹。”叶修示意孙翔看向另一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细看之下就能发现,那里的落叶较之别处要稀疏一些。

  闻言,孙翔蹑手蹑脚地靠近叶修所指的地方,拿剑鞘稍稍一划拉,便现出一个仅供一人通过的小径,只是先前用枯枝败叶挡了,所以二人没能发现。

  孙翔倒抽一口凉气:“所以那些人很可能发现了什么,于是被灭口了。”

  “差不离吧,”叶修耸耸肩,“估计是他们当中的一个见色起意,不是说酒壮怂人胆么,一激动就偷偷地跟着那个所谓上仙想趁机做些腌臜之事,结果意外撞破了人家的秘密。之后就更容易猜了,他们见到仙子的消息一传开去,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找上门来——索命!”

  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都说了蛇蝎美人,见了漂亮姑娘可要头脑冷静啊。”

  “叶大侠好生厉害,”至此,孙翔算是真个领教了叶修的本事,遂收了轻慢的态度,恭恭敬敬地抱拳行了个大礼,“先前唐突了,孙某惭愧。”

  而那白衣青年只是抿唇一笑,并不作答,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走吧,哥再带你去见识一件有意思的事儿。”叶修唤了少年往回走,边走边活动着筋骨,等到了月老面前时方才停下步子,转身解下佩剑交给孙翔保管,“我一直奇怪,这月老星君立在这儿究竟有何用意。”

  拿指节轻轻扣了扣泥塑的神像,传来的却是沉闷的回音:“所以,有密道!”

  说罢,叶修凝神运气,肩抵着神像朝旁边推去。

  原以为沉重异常的神像竟轻飘飘的被推开了,露出一个规整的四方洞口,有石阶延伸至下方,深不见底,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绝望。

评论
热度 ( 14 )

© 西木_ | Powered by LOFTER